第一章 杯具的人生

  第一章 杯具的人生 (第1/2页)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方圆艰难的睁开眼睛,打量了一下周围,有气无力的嘟囔一句。

    周围是残墙断壁,俨然是一栋倒塌的土坯房,只有他所在的这个角落的上方,还有一小片茅草毡没有脱落下来。

    遮风是不可能了,但可以挡点小雨,最起码下个小雨的时候,不至于淋着。

    就在方圆想从地上坐起来,一阵无力感袭来,脑袋一阵刺痛,倒了下去,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当方圆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脑袋里多了一段记忆,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这段记忆应该是属于他现在这副身体的主人,只是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个八岁大的孩子,所以记忆有限。

    根据这段记忆,这副身体原来的主人叫毛毛,很显然,这只是小名,记忆里也只有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他是跟着父母和村里的人从中原省逃荒过来的,父母一路上把吃的东西都给他了,所以双双饿死在半路上。

    也是,现在是六零年,刚好是三年困难时期的第二年,中原省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村民的帮助下,草草埋葬了父母,然后跟着村里人逃荒到了帝都,估计他父母怎么也没有想到,他们用最后的口粮保住的儿子,最后还是饿死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毕竟他才八岁,跟着村民来到帝都以后,大家都各奔东西了,他一个八岁的孩子,能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方圆想坐起来,才发现浑身无力,也是,这副身体可是饿死的,怎么可能有力气。

    但是方圆不想死啊!死,他才刚刚经历过一次,再也不想尝试了。

    方圆,出生于八零年,属猴,大学毕业以后经过多年的打拼,终于在帝都开了一家旅游公司,算得上事业有成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好日子就要到来的时候,天有不测风云,二零二零年农历年即将到来的时候,国内疫情爆发。

    旅游公司,做的就是开门迎客,疫情一爆发,大家都躲在家里不出门,这生意还怎么做。

    房租,再加上员工最低基本工资,几个月下来,方圆又变回了穷光蛋,真应了那句话,辛辛苦苦十几年,一朝回到解放前。

    还好没有欠账,赔的都是他这些年的积蓄。

    在十一的时候,国内疫情基本上已经全面得到控制,大家都出来旅游,方圆想,自己开着旅游公司,还没有真正意义上旅游过,就准备出去转转,然后从头再来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报团,就坐车来到了八达岭长城,不知道是因为大家憋的时间太长了,还是报复性消费,出来旅游的人太多了,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。

    就算是这样,方圆还是爬到长城上,看着远方,心情也好了很多,完全忘了他刚刚经历过破产。

    心情一好,方圆就想大喊几声,这不,他就爬上了长城上的瞭望口,也就是凹进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就在方圆刚把手抬起,还没有放到嘴边的时候,感觉到有人在后面推了他一把,直接把他给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其实是在他后面的一个女孩,看到他站在瞭望台上,又抬起手,以为他要跳下去,就想去拉他一把,可惜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这个拉也就变成了推。

    按说他所在的这个位置离地面并不高,又加上长城外面有那么多的树,地上的落叶就有厚厚一层,就算是掉下去,最多也就是受重伤,可是方圆太倒霉了,因为是推出去的,头先落地,又刚好有一块石头,所以他就悲剧了。

    这不,醒过来的时候,就变成了这样,可以说是悲剧加上悲剧,哪怕是重生在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身上,也比重生在一个八岁孩子身上强啊!一个八岁的孩子能干什么。

    又是这个年代,那就更不用说了,就更不能干什么了,但不管怎么说,这也算是又活了一回,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就要靠毅力了,还好方圆的毅力一直不错,从地上随便抓了一根棍,扶着墙艰难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顺着残墙断壁的缺口往外看了一眼,就看到了一排砖墙,这让方圆眼睛一亮,连忙拄着棍艰难的往那边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移到墙边,方圆往东西两头看了一眼,发现这排墙很长,这应该是一个大院,或者说是一家大型工厂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方圆看到一只猫从旁边的草丛跑了出去,然后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方圆拄着棍,移了过去,用棍在草丛里拔了一下,眼睛一亮,原来在

  第一章 杯具的人生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